http://virgacomic.com/zhongguoshizhu/114/

澳门银河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一个有思想的作家叫石竹

时间:2020-10-05 04:1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认识石竹先生,是在河北承德雾灵山中国作协创作之家,那是一个夕阳无限的傍晚,火红火红的彩云映红了天也映红了他和我的脸,就在那刻,我知道他和我一样钟情落日时的霞光,和我一样喜酒、喜友、喜文学,年轻时吹拉弹唱,花甲后恋上摄影在光影中玩快乐。想如今,玩幸福、玩健康、玩养生的人一群一群越来越多,而玩文学、玩摄影的人,却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少,特别是情感丰富的我们,这一代人,一旦有了共同志趣,有了共同语言,就有了相恨甚晚的感觉,这个感觉可能就是老天爷说的缘份,有了这个缘份,友情就会在菩提树下开花结果。

  记得小时候母亲老给我说:缘份天注定。后来有首很火很流行的歌也这么唱。如今看来,自从我和石竹先生有了这份缘,日子就在文学的馨香中生长,情谊就在光影的追求中延长,且走的越来越近,打的越来越热火,慢慢地我把他当成了我的亲哥哥。这人呀,一但黏结了亲情,就会动起真情,一但动了真情,就想着多见面,就想着多读读他写的书,多听听他那些岁月往事。特别是他有位贴心的、知心的、肚子还有点墨水的、母亲给起了个美过仙女名字的夫人丽仙女士,助推着我们两家人成了无话不说、无密可守的一家人。

  即然成了一家人,石竹老兄还在襁褓中的长篇小说《哑巴》,就能先睹为快,我不仅成了读他书稿最早的人之一,而且不时的零距离聆听他动情的创作心路历程,聆听他对书中主人公如泣如殇的描述。慢慢的,我对作者有了一个精神层面的认识,并对他这位有社会担当、有人文情怀的平民作家,有了更高层面、更深层次的了解,从而也对作品有了一个社会性的定位和历史性的穿越思考。

  《哑巴》是石竹先生继其长篇小说《天命》后的又一部力作。从《天命》改编的36集电视连续剧《人这一辈子》看,《哑巴》《天命》都在回答一个社会转型期全球经济多元文化背景下,地球人都在思考和面对的一个哲学话题:人这一辈子。

  托尔斯泰说:人,就是一条河,河里的水流到那都是水,这是无异议的。但是,河有狭、有宽、有宁静、有清澈、有冰冷、有混浊,有温暖等现象,而人也一样。读完书稿,你会发现哑巴就是一条河,书中围绕哑巴发生在中国大地圆点王桥古镇的故事,正是这条河面上的朵朵浪花,这些浪花,即承载着关中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又映现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婚丧嫁娶、生老病死,既冲击着乡风乡俗传统观念的藩篱,又净化着农耕文化与时风时尚融合的纯度和黏合的精度。在作者的笔下,哑巴和心远,一个固守着传统文化世情的家园,一个吟唱着当代文明凄美的心声,一个传递着儒释文化亲情的放飞,一个停步在农耕文明永远的守望。作者以一个秦人的眼光和平民的眼界,用他真挚的关中乡土情结和娴熟的关中方言,讲述着一个个社会最低层平常人的故事,念说着一个个平凡人鲜活的岁月日子,回答着人这一辈子安土乐业、珍爱生活、知晓今天、追寻明天的不老话题。这一个故事一个日子一个话题,在岁月的长河中或磨难、或失落、或净化、或污浊,但有一点,都在吐故纳新中前行,都在互为因果中存在,并在前行和存在的较量中不断的转变观念,不断的让梦想一步步变为现实,这就有了老娘因儿子哑巴与心远的无缘婚姻而无奈的绝食,因哑巴爱的选择而怨天骂地,就有了老娘邀琼芝坐在泾渭渠上,望着满天星空,听着涛涛水声,在不尽人意的习风中,道说着一席因怀疑琼芝与惠生的流言那些掏心掏肺的心里话,也就有了心远跑到哑吧相好的寡妇桐花家一番真情喷洒的表白,每读到这里,自己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眼中就涌出道不尽的泪水。文学就是这么个东西,能让人开怀,也能让人痛心,能让人入世奋发,也能让人出世修行。石竹先生的《哑巴》就有这种神力。读他的小说,能读到对命运的抗争、对爱情的挚着,能读到人间情暖,读到平凡的修行和奋发,并能接收到一股文学力量下精神层面的正能量。冲这一点,石竹先生的新作《哑巴》是成功的,是有相当的文学美度、思想深度和精神高度的。

  心有牵挂爱成金,哑吧开口竹成林。应该说,石竹先生是一位完美型的现实主义作家。《哑巴》中虽有超现实主义的色彩,但作者让哑巴一直在失语的语景中与命运抗争,并通过老娘和众多人物的烘抚,让一个失语的人精神完美起来,而作为一位完美主义的作者本人,千方百计让理想化的成分浸渗进那个年代,那个岁月,那些他笔下的人和事。在他看来,人这一辈子,说来容易,听来简单,做起来很难。并不是每一片土地都生长希望,并不是每一件事情都会顺顺畅畅,只要努力了,甚或抗争了,只要活出了个真实的自己,就无愧天无愧地无愧爱的人和你爱的人了。

  记得前年,我俩在北戴河中国作协创作之家休假时石竹先生告诉我,他在创作哑巴时,动不动哽咽难禁。并告诉我他创作的感受是:作品只有感动了自已,才能谈得上感动读者。的确,他是在不断地感动自我中落笔行文的,是在不断的自我感动中叙事叙情的。在我看来,他在自已圈定的语景中用思想对接书中一群人物的语气和语句。我曾反复读其小说中那些感动过我的那些章节,发现了一个显明的创作特点,作者的创作的动因是有感而发的,是有生活的原型和生活的积淀的,是联结多元的文化元素在构思和叙事,在用与当代文学思潮相悖的创作理念素描着书中人物的情爱与生存方式。可以这么说,他在用一种精神和思想写作,他在用一个传统文人的胸襟和价值观,塑造着他书中众多有血有肉有情感的社会基层小人物,也由于作者是个全才,吹拉弹唱、书法绘画样样精通,如今又成了大家公认的渭河摄影家,故而他的叙事方式、文本语言,就有了音乐的旋律,就有了美学的色彩,就有了光影的韵味,就有了翰墨的清香。

  福楼拜说:一部写得很好的作品从来不会使人感到厌倦,风格就是生命。这是思想本身的血液。一个有思想的作家我喜欢,一个有风格的作家和他的作品,我相信会有许多许多人喜欢上他的。

  (董发亮: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作家、评论家,陕西摄协副主席、《大西部》杂志总编)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114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